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謀天下:浴火歸來 >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起往事

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論起往事

    此日,謝子衿得到新的安排,“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去給我招兵買馬,本王這樣做的原因是為了對付北國燕王,此事必須嚴密……”

    沈懷瑾神色復雜起來,語鋒一轉,“速去吧,銀子和武器都為你準備好了,地點就在幽州,名字就定為屠龍寨吧。”

    謝子衿點點頭,竟然他都替自己安排好了,那便只管速速出發好。

    等她再次回來之際,已是一月后。

    在回到京城之后,她又了解下周臨樓等人的情況。

    所謂治國理想,若是一個帝王能夠有足夠的覺悟,很大一部分取決于幼年的教育。

    例如大梁的第一任開國皇帝曾言,儲君的夫子,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日后帝王的思想覺悟。

    故而皇帝對于周臨樓十分上心,在全太學上眼中看來,周臨樓便是當之無愧的下任儲君夫子。

    時任太學夫子,曾是沈懷瑾的教習先生。待沈懷瑾學有所成后,他便入太學,做了一名夫子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與沈懷瑾關系極好,他才會答應讓一個籍籍無名之輩,進入大梁最高級的學院——太學學習知識。

    再說周臨樓。

    這種寡淡的性子,卻是在遇到年懿后,出現了一絲裂縫。

    當其余人第一次注意到周臨樓維護這個新來的寒門子弟時,是以王觀為首的一群富家子弟,撕毀了張采臣為年懿置辦的書籍。

    由于年懿受到特殊優待,位置正是被安排在周臨樓身側,或許也正是因為此,才會讓眾人對他的敵意又上升了一層。

    那日周臨樓做出了一個破天荒的舉動。

    他竟是將自己的書給了年懿!

    可周臨樓確乎是不需要書,畢竟他具備了過目不忘的天資,夫子見他沒了書本,也只當他是沒有帶過來,并不予責罰。

    眾人都清楚,平素見了沒有帶書本的人,那厚厚的戒尺,勢必會落到自己的手心上,毫不留情!

    本以為年懿初來乍到就要體會到這種痛苦,誰知竟是被周臨樓中途截胡了……

    看著年懿感激涕零接過自己的書時,周臨樓溫聲道,“太學里面多的是紈绔子弟,你好好讀你的書便是,無需理會他們。”

    年懿懵懵懂懂地點了點頭,拿起書,果真如周臨樓吩咐的那般,踏實刻苦,竟是在第一次的測驗中拿到了次籌。

    頭籌,自然是萬年不變的周臨樓。

    那日又有人跳出來污蔑年懿抄襲了周臨樓的試卷,可周臨樓卻是將二人試卷攤開,令眾人看了個明明白白——這兩份試題上,完全就沒有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眾人倒只會覺得周臨樓正義,可待周臨樓輕飄飄地走到那污蔑之人的桌前。

    將他與同桌的試卷拿了出來,擺到桌上,眾人一看,竟是發現了半成的重合,那一瞬間,所有人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周臨樓反將一軍,是有意要維護年懿了。

    自此,便沒有人再敢對年懿明面上針對了,更多的是在周臨樓不在的時候,就比如今日。

    等秋試那日,謝子衿起了個大早,便由著沈懷瑾的車送去了秋闈的考場——漱林苑。

    漱林苑位于德仁坊三廂,平日偶爾會有受聘于帝王的夫子在此講學,每每這個時候都會有無數學子紛至沓來,只為一睹圣賢之風采。

    今日,漱林苑乃是被重兵看守,整個考場里里外外都被從宮中調出來的侍衛包圍著,戒備森嚴。

    謝子衿自是不可能大搖大擺地走進去,穿著沈懷瑾替她從宮里借來的錦衣衛的緋衣。

    馬車在漱林苑后門停了下來,那處已經有人在接應她了,見到謝子衿,堆著笑走過來道,“這位可是錦衣衛里頭的謝大人?”

    謝子衿負手于身后,故作深沉地將這漱林苑打量了一眼,這才將目光落回到那人面上,輕輕地點了點頭,“嗯。”

    這身份乃是沈懷瑾與林含章二人一同編排的,畢竟謝子衿總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,才能踏入這被羽林軍和親衛軍重重包圍的重地。

    自古以來,科舉便十分受到當朝皇帝重視,嘉懿帝更甚。畢竟這些年來,大梁境內各種天災人禍,境外戰亂四起,層出不窮的亂子無法得到解決,因而眼下亟待新人填充。

    可歷朝歷代,便不乏作弊之人,手法精妙,常常令人咋舌不已。場內但凡有明目張膽行事的人,無論富家子弟或是王宮貴胄,一律都會被當場查處。

    輕者,不過幾月牢獄之災,重者,甚至可能會被除以若干年不得參加科舉考試的罪罰。

    人生能有多少個幾年?但凡遇到后者,便屬于此生被剝奪了科舉考試的權利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漱林苑皇家當真是看重的緊,裝潢雕飾無一不是名家手筆。自進門起,便看到了那扇氣派無比,乃是由東海深海玉石雕刻而成的大門。

    入門,便有一條小道,兩旁設有池塘,其中無數名貴魚種,譬如瑤山的香沁頭,琳地的胖頭娃娃,往池塘兩面,還延伸了鹽水池。

    這池中養育的,多是深海的奇異魚種,顏色各異,在陽光的照射下,顯出異樣的光彩。

    身邊那人絮絮叨叨地解說這漱林苑的制作何其耗費心血,請了多少名家來設計,又耗費了多久的時日,林林總總,數不勝數。

    “此地又是風水寶地,可是大梁第一任國師縱觀京都之構造,又數次觀天象,原本是用作建造皇宮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開國皇帝為了祈求上天能夠不拘一格降人才,竟是將此處讓出來,建了個考試院,據聞那年當真是出了無數才子,這也是大梁開國之初就已經如此繁榮昌盛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謝子衿發覺無論是開國皇帝,還是現任皇帝,求賢若渴的心思,卻是有異曲同工之妙:古有大梁開國帝君讓寶地于考生,今有嘉懿帝任薛意之挑選朝廷百官。

    她又回想起那日薛意之口吐蓮花,在中秋詩詞大會綻放異彩的情景來,也不知道這回薛意之是否參加了會試。

    見身邊此人一看便是喜好打聽八卦的,謝子衿便出聲詢問道,“今年薛意之可過來了?”

    那人瞟了一眼四周,壓低了聲音道,“雜家也是聽小道消息,說這薛意之,竟是連鄉試都未能通過呢。”

    謝子衿心里驚了一驚,“怎么會連鄉試都未過?這消息可靠么。”
  http://www.etecsi.com.cn/89_89473/32712824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tecsi.com.cn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小说言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