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妃謀天下:浴火歸來 >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扔到荒郊野嶺

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扔到荒郊野嶺

    趙天臨哼了一聲,表示自己確實聽聞過這個說法。

    “因此職事關重大,皇上須得與我商量一番,且任命官員須得在秋試之后,交由內閣定奪并起草文書,故而此事還并未告昭天下。”林含章蹲了一頓繼續道:“但本官已與皇上商量好了,自此便由薛意之擔任錦衣衛副指揮使,協同本官一道辦案。”

    林含章蹲了一頓,見趙天臨仍是一知半解的神情,也不知他是否想起了當年之事。

    “不知趙公子可還記得自己與薛意之有過來往?”

    趙天臨呼吸停滯了一番,言語間亦有幾分不解,“我平日里只潛心經營私鹽的生意,能與這種讀書人有甚么來往

    林含章搖了搖頭,“看來當真是因為年事久遠,趙公子記不起來了。”說罷便從口袋中摸出一物,遞到趙天臨面前,“趙公子,這字還記得么?”

    趙天臨瞟了一眼后,愣道:“你怎會有我幼時的手跡?……”

    林含章撣了撣書頁上的灰塵,“趙公子不若看看抄寫的是甚么內容,想必能夠回憶得起。”

    趙天臨只得艱難地伸出手去,將那物接了過來,看得越仔細,嘴角的笑意越濃,“林大人當真是好本事,竟是連我當初在尊乾廟中受罰之時,抄寫的經書都尋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林含章道:“趙公子可以看得更仔細些。譬如,扉頁寫了甚么。”

    趙天臨便依著他的話頭,將那本子翻到了第一夜,只見其上書了幾個字,“贈吾師——意之。”

    見他神情愈發難看起來,林含章的嘴角越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,“這回趙公子想起來了?”

    意之,薛意之?

    趙天臨不曾見過薛意之,故而無法將那個光頭和尚,與被大梁民眾傳德神乎其神,在文壇可算作流芳百世的那位大文豪薛意之聯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那時他記得薛意之解得一手好簽,論是你抽到什么品級的簽文,只消給薛意之看了,定都能夠給你解釋得妙趣橫生,讓人通體舒透。

    而他因為犯了錯誤,被趙祀罰在尊乾山閉關思過三月。

    那時因為薛意之一己之力引得無數香客紛至沓來,盡管十分八九都是婦人,但確確實實使得尊乾廟鼎盛一時,每日上貢的香火要以千計。

    連帶著那段時間,尊乾廟的伙食也比先前好了許多,每日竟是能多吃上一個雞蛋。

    這乃是趙天臨仰慕薛意之的開端。

    直到薛意之自告奮勇提出要教他習文斷字,并且確實令他突飛猛進,那才是他真正將薛意之當作親近之人,甚至最終將其當作師長來對待的時候。

    雖然薛意之與他年齡相近,可論及人情世故,相處之道,那時候他確乎是比趙天臨要高明不少。

    趙天臨攥著這書卷的手微微有幾分顫抖,“原來他便是薛意之。”

    當初問起他來,薛意之只說自己名喚意之,趙天臨還以為這與住持惠能大師一般,亦是個名號,誰知他竟是當真名號意之。

    趙天臨手上亦是皮開肉綻,故而難以握緊那書卷,更不消提翻開那書卷看上一看,只是任由其從指尖滑落,輕輕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林含章將書卷拾起,“他方上任指揮副使,我將近日的事情與他談了談,誰知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。”

    趙天臨點了點頭,“那林大人倒真是好運了。”

    林含章點了點頭,“既然你都已問完,如何,是否要行這筆交易?”

    趙天臨將二人望了一眼,“王爺囑托我做的事,乃是屆時在朝廷上對簿公堂之時,帶上物證去當個人證?”

    沈懷瑾點了點頭,“正是如此。趙鏡既將私鹽生意托付于你,你手中必是有賬本等物,是最合適不過的人證。”

    趙天臨平靜的神情終于有了一絲破綻,“只差一步,我便能代替趙祀成為陳家的家主了。可如今趙鏡一日不回來,我便一日沒有盼頭,不如早日松了手,去見我娘。”

    沈懷瑾見他終于松了口,這才喚一人進來,替他松綁。

    由于昨日動刑太甚,他竟是有不少皮肉都貼在那春凳上了,將整個人弄下來甚是費勁,可趙天臨卻是眉頭也未皺上一皺。

    沈懷瑾見他大大咧咧地拍了拍自己的衣物,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矮凳上,便差人尋了個大夫過來替他療傷。

    “這般能忍么?”沈懷瑾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趙天臨嘴角浮起一絲毫不在意的笑容,“趙祀動怒起來,下的手可比二人重多了。”他指了指自己的右耳,“我這只耳朵聽不見半點聲音了,”他眼底泛起層層疊疊的恨意,可仍舊笑得云淡風輕,“被他扇聾的。”

    五感但凡微有損者,乃又比他人敏感上一層,沈懷瑾不知他究竟是如何忍過昨日那場極刑的。

    林含章終歸不是個手軟的人,該動的刑,從未有絲毫心軟,眼睛連眨也不眨,火紅的烙鐵夾子便下去了。

    陳家另外幾個老者則是不堪忍受,其中有一人竟是直接奪過刀來,給了自己一個痛快。

    故而才有宛若被血洗一般的戰場。

    此物乃是林含章在京城的第二個居所。

    那夜二人走出屋之際,沈懷瑾嘆了一聲,愧疚道:“不想竟是鬧的這般。你這宅子日后還住么?”

    林含章卻是一副司空見慣的模樣,“王爺不必憂心。臣前半生見慣了這副場面,倒也沒甚么不習慣的。這地兒,改日我命人重新翻上一翻,將那屋拆了,木材與尸體一并扔到荒郊野嶺去,不會叫人發現蹤跡。”

    沈懷瑾那時經歷了一天的審問,已是累極,聽到他這話,卻是唇角勾起一抹笑來,“大人倒是得心應手的很,想來先前沒有少做過此事。”

    林含章不語,只默默地跟在他身側。

    回了客棧,二人心照不宣地回了各自的房屋,不時,林含章敲門而入,手中拎著一精巧的盒子。

    沈懷瑾盞上燈,打開那盒子,瞧得里頭有三個瓷瓶。

    “這是臣擔任右都御史時,老御史傳給我的。”林含章眸子淺淡得看不出顏色,像是冬日里頭的雪一般素,“那時臣年輕氣盛,知曉此物用途后,多次推拒,可最后竟是發覺離不開此物了。”

    說罷便將瓷瓶上的軟木塞撥開,在屋內尋了香爐,將那物倒了進去,又往香爐里添了些柴火,以火折子燃之。
  http://www.etecsi.com.cn/89_89473/32713582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tecsi.com.cn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小说言情 做车队老板好赚钱吗 pk10牛牛棋牌游戏官网 游戏试玩赚钱是真的吗 极速11选5怎么 981cc棋牌 在厂区开超市赚钱吗 湖南幸运赛车开桨结果 安徽11选5开奖彩票控 梦幻西游宝宝店怎么开赚钱 深福彩开奖 极速11选5是骗人的吗 赚钱绝学 第六集